订票电话 4000-710-221

订单查询购物车在线客服

看看票 > 资讯 > 《结婚进行曲》温和地嘲笑我们自己

《结婚进行曲》温和地嘲笑我们自己

来源:kankanpiao.com 2018-03-06 19:27

《结婚进行曲》温和地嘲笑我们自己

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实验剧场,是一个永远能够接纳和包容的神奇所在。在这里我们总能够看到两类作品:一类是青年创作者充满野心、闪耀才华的作品,另一类则是大导演们不忘初心、童真未泯的游戏。近日,我们看到的《结婚进行曲》,则是后者中的代表。

任鸣导演和制作人李星彤选取了美国剧作家劳伦斯·兰纳的一部短戏进行改编。在寥寥可数的对作家的介绍中,我们能够窥见,他是一个成功的律师,又是基尔特剧院的创立者和保护人,并经常为各大杂志写稿。重点在于他得到有才能的妻子亚米娜的协助,写了《追求幸福》和《苏珊娜的长者》,他俩经营的西埠乡间剧场,是夏季巡回演出的最早的和最好的剧场之一。

《结婚进行曲》又名《又一条出路》。这部轻快诙谐的作品跨越时间和地域,含着微笑来到我们面前,没有喧哗和浮夸,只有从容和会心。全剧围绕着女雕塑家玛丽和男作家怀特日常生活中的片断展开,他们为艺术而艺术地生活着,虽然享受生活在一起的和谐时光,但为保持彼此精神的独立和自由,不被禁锢和束缚,虽然已同居多年却不打算正式结婚。他们信奉的哲学是:“结婚从门口进来,自由打窗户飞走”。然而全剧从开始就流露出一种忍俊不禁:他们从早起用餐起,玛丽就开始抱怨起怀特早起抽烟,这正如千万普通夫妻一样;他们的女仆每天都在耳边碎碎念,暗示明示他们理应结婚,管玛丽叫女主人;他们的邻居天天为了提醒他们结婚才是社会的主流和正途,用力在钢琴上敲击出《结婚进行曲》的调调儿;不断有雪片一样的来信邀请他们二人共同体去参加各种开幕式……玛丽和怀特,这两个拥有着毫无个性、最普通的名字的男女,被内心崇尚的“自由”和现实生活的“庸常”搞得有点烦恼,于是决定“搞点儿浪漫”。玛丽试图与一位肌肉高耸的字典推销员约会,怀特则希望得到一位服装设计师的爱慕,但最终都因为对方发现他们只是有着同居对象却还没有结婚而告吹,原来偷情只是婚姻中男女的专利,没了婚姻便会索然无味……原作中到此而止,浪漫未遂的主人公只得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,是否该放弃这该死的自由,去寻求另一种自由。

这一切如同杯中的风起云涌。没有剧烈的冲突,没有人命关天的悬念,然而导演和制作人这一次把它做成了一碗筋道的小面,有点辛辣,有点呛。经过续写之后的玛丽和怀特,他们终于结婚了。然而婚后的幻想仍然落了空,在与字典推销员和服装设计师重新邂逅之后,他们发现浪漫的障碍原来随时会变换,纵然前面的戏码完全一致,结局却总会翻转。从未婚到已婚,他们无论如何都逾越不了现实和内心的那道坎儿。最后玛丽和怀特迷惘地自嘲:也许,我们不需要浪漫。

婚姻、爱情、家庭,讲了无数次的话题,在今天要怎么讲才有意思,这恐怕是每个创作者头疼的难题。写婚姻边缘的生活,一脚门里一脚门外,这个戏的选材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非常精准。以文艺老中青年们开刀,紧扣他们一般无二的命门:在感情上抱着精致的利己主义态度,反复斟酌,患得患失,这种始终运动和变化着的矫情劲儿,观众们尤为心领神会。无论对希腊之美的过度迷恋还是对红色的忽冷忽热,在普通青年看来,都是无病呻吟而已。

全剧的妙处在于,你以为这一幕幕似乎发生了,然而随着闯入者轮番出现又离开,这时候你意识到,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。这一切只存在于男女主人公的脑海中,他们还一步都没有迈出过。这正是戏剧的假定性和游戏感所带来的神奇。一切都可以推倒重新来过。

而全剧在观演关系上的信手拈来,也十分精准。演区在四面观众的包围下,犹如观众全程直面自己内心的情感世界,他们从光启的那一刻,便能够参加进来,与台上发生共振,产生共鸣。

具体到这个戏,可以有三个词来形容:克制、精致、控制。

克制。全剧拥有一种恰如其分的分寸感。在这样一种自如的方向之下,演员们虽然年轻,却能够绷住劲儿,在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的每一个间隙中,贯彻着一种优越、矜持、审慎、自得,而非用力过猛的搔首弄姿。这些由人物而来的气质,既还原了作品所处的年代和人物,又带来了剧中人物所浑然不知的喜感,这一反差令观众忍俊不禁。

精致。无论是整体格调,还是细节拿捏,无不散发出稳稳的考究之感。舞美点到为止,服装中规中矩,灯光浓淡有致。当主人公对着空空如也的画架高谈阔论,跟见面还不到五分钟的异性来访者兴趣十足低地调起情来,这空泛而苍白的情感世界不禁令人莞尔。

控制。轻轻拿起,轻轻放下。导演游刃有余,如烹小鲜。对于全局的掌握和操控,如同画家对于运笔和用色的谙熟于心。这部戏不同于大格局的主旋律题材和京味儿话剧,往往多线并行、人物众多、大开大合、重彩泼墨,而是工笔细作、寥寥数下勾勒出一幅四格漫画。

当然它最有魅力的,是给我们做了无限留白。女仆作为与男女主人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第三个人,是微妙的。她每次出场的表演应该是一滴醋、一撮胡椒,润物细无声,而改变全戏所有性状。卖字典的男人和服装设计师也似乎就应该是这夫妻二人的化身——是他们在晨起一杯咖啡之后惬意的打盹中变出来的一段假想。这其实就是三个人的戏:两个人太寂寞,总该有另外一个第三者在逡巡着,添一些话题,拉一拉偏架,揉一揉痛处。而世界上也总是三人格局,只有这样才最稳定。

时常嘲笑一下我们自己,是非常必要的。好在这颗刺也并不锋芒毕露,它是中年阅尽世事后,对人性的宽厚一笑。

转自:人艺

相关演出

著名导演作品邀请展:任鸣导演作品——北京人民艺术剧院《结婚进行曲》

时 间:2018.11.08-2018.11.11

场 馆:国家大剧院

微信小程序

扫码关注小程序

其它资讯